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五年感情 败给邂逅的姐弟恋激情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2-13 16:51:58  

  倾诉者:李瑶(化名)

  年龄:32岁

  职业:济南某公司部门经理

  2004年10月份,因为工作原因,我和几个同事去了香港。那天上午没事,我到酒店附近的一家音像店闲逛。

  翻看那些新进的CD时,我的手和另一只手相碰。CD架子那边,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。我抱歉地笑笑,把CD让给他。他连连摆手,“不不,小姐,给你吧,我不过是随便看看。”很标准的普通话。

  “你是?”我试探着问。“北京人。”他牙齿很白,笑得很灿烂。

  他叫皖东(化名),是一所名牌大学的高材生,在北京一家大公司工作,也是到香港出公差。聊着聊着就到了午饭时间,他指着对面的一家馆对我说:“你有事吗?没事一起吃午饭?”

  26岁的皖东开朗热情,幽默风趣,那顿饭我们吃了足有两个多小时。他天南海北地说,我笑声不断。那天天气很好,我们坐在靠窗的位置,阳光照在皖东年轻干净的脸庞上,能看见他额头上细细的茸毛。皖东细长的手很干净,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。微尘淡淡地浮在阳光里,我陶醉在这个小自己六岁的男孩制造的氛围中。

  那天告别时,我和皖东很自然地互留了联系方式。刚回到酒店我就收到了他的短信:“瑶瑶,和你聊天很开心!”只是一面之缘便称呼我“瑶瑶”了,现在的年轻人啊!我笑着摇头。

  男友和我相恋五年,等开发商交给我们新房的钥匙后,婚事就该正式提上日程了。我知道,32岁对女人来说已经不再年轻,不少同龄女友都已结婚生子,可我却不敢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渴望婚姻。和男友的感情不是不好,但他过于沉静的性格总是让我心有不甘,何况,五年的时光已让我们之间的感情沉静。

  回到济南后,我常收到皖东的短信,大多都是问候和笑话,有时候他会发来“我想你了”之类的内容,我心里会有种异样的感觉,好几天都不舍得把短信删掉,每次看都会像少女怀春般怦怦心跳。

  上网聊天是皖东教给我的,我用的QQ号码也是他给的。我一直跟父母住,那段时间和皖东聊天,男友一点都不知道。皖东反应机敏,谈吐幽默,惹得我经常很晚了都不舍得下线,好像又回到二十出头激情澎湃的时候。

  渐渐地,我和皖东开始谈论感情。在我说了和男友的相处后,他对我们的感情状态不屑一顾,“爱是什么?没有激情和浪漫能算是爱吗?现在就能看到你们几年甚至十几年后的生活情况,有什么意思?”

  这样想,我开始感觉男友无趣。

  2005年4月份的一天上午,我接到皖东的短信:“无论你现在做什么都停下来,到泉城广场喷泉的北边,我给你准备了一份惊喜!”

  皖东就是这样,他的电话和短信经常这样让人心潮澎湃。有时他甚至会在深夜拨通我的手机,只是因为看到和我背影相似的女孩,非常想听听我的声音。

  等我请假赶到皖东说的地方后,发现他正笑眯眯地站在那里!当时喷泉正喷着水,阳光的照耀下,水花里闪烁出美丽的彩虹。皖东冲我伸出双臂,我心里一热,跑过去扑到他怀里,听到他说:“好想你!”我鼻子一酸,感觉好像终于等到自己出远门的恋人似的。

  皖东所在的公司在济南建了分公司,他争取到了副经理的位置,“我的新生活开始了,瑶瑶,你也重新开始吧?”看着皖东深情的眼睛,我用力点头。

  我的决定首先遭到了女友的反对,“你疯了吗?他才26岁,还是个不定性的孩子!时光倒退十年的话,你还能玩得起感情游戏,现在你输得起吗?”

  不是没考虑过,想过26岁的皖东很有可能不会长久守在我身边,想过放弃五年的感情不会是件容易事,想过很难让所有人接受这样的感情变化……可是,皖东就像伊甸园里那个诱人的果子,明明知道吞下会有惩罚,我却控制不住自己。

  第一次跟男友说分手时,他还不相信,问我是不是他哪里惹我不高兴,让我告诉他,他改,“别闹了,赶紧好好上班,晚上我请你吃饭。”后来,他看我真的要分手,开始慌起来,不是找我的好姐妹就是找我爸妈,让大家帮他说情。但感情是两个人的事,别人说情就能改变决定吗?

  爸妈反对我和皖东在一起,理由无非是他比我小,感情稳定不下来,未来没保证……我和爸妈闹得有些不愉快,一时脑热就从家里搬了出来,搬到皖东公司给他配的房子里。皖东抱着我说:“宝贝你放心,我会好好爱你的,我要让所有人羡慕我们的爱!”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就像旧社会和意中人私奔的大家小姐一样,心里充满爱的感动和生活的迷茫。

  和皖东有过一段恩爱幸福的日子。那段时间我们除了上班每时每刻都在一起,就是和朋友一起吃饭,坐在一起的我们也在桌子底下手拉着手。皖东给北京的朋友打电话时称呼我“老婆”,每次听他这么说,我心里都会很甜蜜。

  2005年冬天,皖东对我的爱平淡下来,12月份时,他开始经常晚归,在家接电话也常背着我。我感觉不对头,那天他洗澡时偷偷看了他的手机,果然,那里面有一些很暧昧的短信,哥哥妹妹的非常肉麻。我气得浑身哆嗦,质问皖东时,他却轻描淡写地解释说,公司里有个女孩追他,“大家一都是同事,闹得太僵不好。”

  我问他:“你没告诉她你有女朋友吗?”他说:“告诉了,没用。”皖东说他不过是应付一下,让我放心,他还是爱我的。可我怎能放心?皖东就像天上的风筝,我感觉手里的线已经绷得不能再紧,再用力就会断掉。

  一天,我又偷偷看了皖东的手机,记下了那个女孩的电话号码。我打电话告诉那个女孩我是皖东的女友,婉转地表达“不要再纠缠他”的意思。那个女孩很傲慢地回应我:“你的事皖东早告诉我了,我觉得我们俩更般配一些,你不这样认为吗大姐?”

  她那声“大姐”击垮了我所有的信心和勇气……我知道,下在皖东身上的感情赌注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,输是定了。

  第二天,皖东很生气地质问我:“你干吗要给人家打电话?”我说:“我是你女朋友啊,我有权利捍卫我的爱情。”他冷笑一下:“就算你是我老婆,也不能侵犯我的隐私。”我想不通,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还需要隐私吗?如果是,那怎么解释心心相印、息息相通?

  我和皖东冷战了好几天。虽然后来和好,我却感觉到,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再也不似从前,那个热情灿烂许诺永远爱我的皖东已经不复存在,他的勃勃生气只会展现在别的年轻女孩面前了吧!

  2005年元旦,我和皖东分了手。我受不了他打扮得精精神神地出门,回到家却没精打采的样子,虽然他对我还是不错,我却能感觉到他的无奈。分手是我先说出来的,皖东想都没想便答应了,我的眼泪流下来,他慌了:“瑶瑶,我,我不是……”我打断他:“不是你的错。”是的,他还是个大孩子,爱便爱,不爱便不爱,爱情对皖东这样26岁的大男孩来说,可能就是这么简单。

  可是,已经32岁的我却对爱情有着更高的要求。终于明白,爱情对女人最高的奖励是婚姻,一个男人真爱的彻底表现就是真心实意地求婚……

{蜘蛛链轮}
 
  • 下一篇: 1
  • 上一篇: 1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